互联网+助力杭州富阳的破产审判

近年来,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受理的破产案件大幅增长,截至目前,该院已累计受理破产案件87件,召开债权人会议47次,涉及破产及关联企业117家,各类债权人7025人。

富阳法院牢牢把握“互联网+”发展背景下智慧法院建设的有利时机,运用大数据和现代技术手段积极推动破产案件审理的信息化与智慧化,在竭尽全力保障债权人权益最大化、寻求情感弥补的同时,实现破产资产的快速高效变现,为区域经济转型的凤凰涅槃插上了智慧的翅膀。

移动微终端保障知情权监督权

打开富阳鼎元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管理人微信公众号,记者看到,资产接管、债权申报与核查、债权人会议召开及资产处置进展等往期内容,图文并茂、有效及时,让广大债权人在第一时间直观透明感受到案件推进进程的同时,也清晰地看到了管理人的依法依规履职。

“以往缺少债权人充分知情权保障的途径,现场咨询、电话咨询答疑有限,重复的解答也牵扯了管理人很大的精力。等到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议程多、涉及面广、时间紧,债权人的疑问又很难得到精准答复。推进感知不明朗,关键节点有疑问,这会极大地影响破产案件债权人会议召开的顺畅度,甚至最后还直接关系到表决环节的投票通过率。”富阳法院分管破产审判的常务副院长吴建峰告诉记者,“现在,我们将管理人开设微信公众号作为履职考核的重要内容,除适时公布案件受理、债权申报、资产核查与处置、职工债权等与债权人利益息息相关的案件情况外,也鼓励管理人通过图文并茂等多种形式刊登破产案件的小知识。破产程序透明了,可视模式直观化,广大债权人自然而然给我们的工作竖起了大拇指。”

据了解,债权人的知情权是债权人实现其他权利的前提和基础,对于一个理性的破产案件债权人,只要能够满足其真相的诉求,并使其切实感受到程序的公开、公平、公正,无论结果怎样他都会表示出理解。这正是富阳法院借助时下正流行的微信公众号平台,开辟权利义务告知新途径。

“管理人微信公众号的开设是我们在富阳法院的破产案件中学习、实践而来,虽系首次尝试,但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得到了债权人的肯定,如今在其他法院的案件中我们也这样操作,已经成为惯例。”浙江杭天信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何长明回想起2016年承办的富阳法院审理的富阳鼎元实业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向记者说,“在微信公众号中随时更新破产案件的近况,发布重要进程,真正保障了债权人的知情权、监督权,也节省了管理人分别解答债权人普遍性疑问的时间和精力,使我们能将工作重心真正置于对债务人的清产核资上。”

借助微信公众号实现破产案件审理进程的电子信息化,将数据信息转化为一种直观视觉形式,并充分利用人手一机的手机微终端,达到相关信息全面、客观、及时推送的目的。

在当前富阳法院审理或者已审结的破产案件中,已有近30起案件的管理人开设了微信公众号,并已累计推送公众号内容260余期,获得点击率近20万。

网络化可视化提升会议感知度

浙江永正控股有限公司,曾经是全国造纸业龙头企业,2017年,该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共计37家企业进入破产程序,一度成为当时关注的重大新闻。

管理人进场接管后,经初步核查,该案债权人数近2000人。如何找到能容纳如此多人数的会议场地,让债权人聆听会议,一度让管理人犯了难。

“我院最大的法庭也只能容纳300多人,区里又没有一次性的合适场地,多个场地同时进行对警力、设备也是很大的挑战。”富阳法院民四庭庭长方新平说,“这时候我们想到了网络会议模式,让不能来现场的债权人通过网络视频直播,时时收看到债权人会议进展情况。”

此前,富阳法院已在浙江武林造纸机械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时,首次顺利尝试了网络直播会议与现场会议同时进行的方式。借助与管理人有长期合作关系媒体公司的技术平台,债权人通过手机微信关注微信公众号“优破案”,并使用债权申报时填写的手机号码快速注册后,就可全程观看债权人会议直播。

2017年11月15日,浙江永正控股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第一次债权人会议顺利召开。当天,除300余名债权人代表现场参会外,其他债权人均通过网络同步观看到了会议全程,并通过网络进行了有效投票。

“通过债权人会议的网络化直播,一下子就打消了我们起初的场地烦恼。可以说,债权人网络会议是今后债权人会议发展的必然趋势,它不仅符合债权人对会议的多元化需求,也降低了整个会议的组织成本、债权人的参会成本,减轻了会议现场的维稳压力。通过网络同步观看会议的债权人利用网络进行有效投票,节省经济成本的同时还节约了计票时间。整场债权人会议下来,感觉比以往更为简洁、紧凑。”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任一民微笑着说道。

债权人会议关系到债权人破产程序参与权的行使及债权人共同利益的实现,可以说是破产审判的核心环节。据了解,针对债权人参加债权人会议这一法定程序,如何节约债权人的参会时间和成本,改善债权人的参会体验,进而提升债权人对破产工作的理解和支持,一直是富阳法院近年来破产案件审判工作的研究重点。

除了尝试网络会议,为摆脱传统会议中书面会议资料的枯燥感,使债权人从过于专业的法律术语中快速提取重点,以便更为全面地了解债务人的情况及案件今后的走向,富阳法院还可视化打造会议资料,力求报告事项的图文并茂,审查及表决事项的着重要点提示,全力提升会议资料的可读性、理解力与知晓度。同时,该院还要求管理人在债权人会议中,采用现场PPT图文展示及管理人动态解读的形式,以精简核心要点的方式向债权人汇报工作。

“从会议效果看,与以往最大的不同在于,此次会议召开过程中低头看会议资料、打瞌睡的债权人少了,抬头看PPT、听讲解的人更多了,债权人会议的召开不再流于形式。只有真正听懂了资产状况、债权申报情况、财产分配方案等重要破产事项,才能充分行使手中的表决权,投出对自己负责的一票。”永正案主审法官方新平这样评价道。

专业破产财产处置实现利益保障

“又有人加价啦,成交价格又上涨啦!”看到网上破产资产竞价数字的持续上扬,富阳法院民四庭审判员黄赛琼兴奋地喊道。

2017年6月13日,经轮番竞价,富阳法院受理的浙江泰科铁塔有限公司破产清算一案相关土地使用权、房屋等财产在淘宝网破产资产网拍通道平台以总价6554万元成交,超出起拍价1045万元,溢价率达18.97%。

一直以来,为实现破产财产价值的最大化,从而尽可能地提升债权人的经济利益,富阳法院对破产财产的处置始终坚持以网络拍卖为原则,以非网络拍卖为例外。秉持该原则,该院也是最早借助执行程序中自主性网络司法拍卖平台来实现破产财产变价处置的法院之一。

记者通过搜索2014年至2017年淘宝司法网拍成交记录发现,富阳法院合计处置破产财产114件,实现经济价值716813224元,累计节省佣金3600万元。

“然而,结合处置情况,直接利用网络司法拍卖平台处置破产财产的弊端也不断显现。一些适用于执行程序网络拍卖的规则不尽符合破产程序的网络拍卖,如拍卖的次数、降价的幅度、起拍价的设定等,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破产资产的处置顺畅度。”该院负责具体网拍事务的法官赵敏说。

为此,富阳法院及时总结,并在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及中国人民大学破产法研究中心的共同推动下,与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淘宝网展开合作,试点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破产财产网络拍卖接口。升级后的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设置执行程序和破产程序两个并存的财产拍卖接口,其中,通过破产财产网络拍卖处置的财产,以(破)字明确系破产财产拍卖。

“拍卖的实施主体为管理人,监督单位为管辖破产案件的人民法院。该通道就破产财产的起拍价及降价幅度与执行财产的网拍规则有了明显的区分,实现了对破产财产的起拍价、降价幅度不予限制的技术支持。”该院民四庭副庭长潘剑丽打开淘宝网拍界面,向记者讲解破产网拍接口的变革创新。

2017年5月27日,淘宝破产财产拍卖接口正式运行,富阳法院受理的浙江泰科铁塔有限公司破产清算一案相关土地使用权、房屋等财产首次在该接口挂牌。

为改变由传统司法网拍部门统一录入统一上拍模式的过多精力耗费,富阳法院再次与阿里巴巴携手,创造性地打破原有挂拍模式壁垒,开通了管理人挂拍直接通道。按照新的模式,管理人通过子账户直接完成破产企业的资产拍卖公告、拍卖须知、拍卖标的调查等资产上拍的前期信息录入工作,法院通过法院母账户对上述信息进行审核后即完成资产的上拍。

2017年8月16日,破产管理人直接挂拍通道正式启用,富阳法院指定的杭州富兴纺织有限公司、杭州富阳华邦印刷有限公司和浙江新汇田运动器材有限公司破产案管理人成为首批用户。据悉,应用破产管理人挂拍直接通道,华邦公司管理人从注册管理人子账户到登录账户至最终完成拍卖标的信息上传,仅花费60分钟左右,相比以往大大缩短。

“破产管理人挂拍直接通道的开通及正式运行,标志着破产财产的处置迈进了新的阶段。”吴建峰说,“实际上,该通道在明确管理人与法院的不同定位、做到权责明确的同时,也倒逼管理人全面做好破产资产的调查、资产信息披露工作,最大限度地保障了债权人的权益。此外,它也为建立“当事人自治、管理人履职、法院依法监督”三位一体的破产财产处置通道提供了有效的路径。”

“通过管理人自行创建淘宝账号,上传拍卖材料,操作、修改拍卖信息,法院最终审核发布的方式,一方面加强了管理人自行拍卖破产财产的能动性,增加了管理人的主动性,另一方面便捷操作流程,提高了拍卖的效率,实现了管理人与法院之间各项权责的严格划分,有利于提高破产案件财产的拍卖效率。”阿里巴巴集团创新业务事业部司法拍卖业务专家姜天萃说。

目前,富阳法院正在持续开展与阿里巴巴的对接与全面合作。通过依托阿里广阔的大数据平台,实现破产财产处置平台与资产推介平台的对接,将破产企业根据企业所涉类别及企业情况包括诸如主营业务、资产概况、生产能力等向特定行业进行精准推介。通过充分发挥互联网拍卖平台自由竞争、资源集中、客户群体广、数据量大的优势,真正实现破产资产的快速、高效处置,达到资产价值的最大化。(记者 余建华 本报通讯员 王泽烽 马嶙侃)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hnnew014

头条推荐